狱火焚身:朴灿烈,别碰我

阅读:384041

打赏:7268

字数:16396

南瓜:480

收藏:4648

守护:0

  焚身系列。

     狱火焚身:朴灿烈,别碰我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哦吗呀啊/执笔

     浴火焚身:吴世勋,快宠我。
    
     哦吗呀啊/执笔

     御火焚身:鹿晗,远离我

     DragonL/执笔

     烈火焚身:王爷请自重

     顾向阳Boss/执笔

     遇火焚身:边伯贤,你养我

     路言忆_/执笔
   
     情火焚身:张艺兴,恋上我

     DragonL/执笔

     御火焚身:边伯贤,请爱我

     SaYAN-盖世英雄/执笔

     余火焚身:张老师,约架吗

     哦吗呀啊/执笔

      —你与我的爱情故事,十分血腥。
  
  —一道疤痕像一个馈赠。
  
  —不知早已伤痕累累。
  
  —现在请你…
  
     —不要碰我。

…
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,顾绚被打的脑袋发蒙,她只能感觉到自己被扔到了床上,恶魔般的话语传入了她的耳朵,抨击在她的心上。

“顾绚,你只是一个千人骑万人上的狗,有什么资格装清高?”

“朴灿烈,别碰我?!?
…

“朴灿烈,如果你的父亲不是她杀害,如果她没有出轨吴世勋,你欠她的,恐怕这辈子都还不清?!?
“朴灿烈,你应该还债了?!?…

“顾绚,我爱你,与你无关?!?
“朴灿烈,你爱我,与我无关?!?

我爱你爱到只想让你死。


“我宁愿长眠于地下,也不要再看你一眼?!?
“请你睁眼看看…”

“看看被狱火焚身的我…”
…
哦吗呀啊执笔/

禁止转载,禁止抄袭。

作品评论(309)

  • 草莓味的裴胜恩

    草莓味的裴胜恩

    19天前

    “朴灿烈,我真的很爱你!”
    顾洵想:朴灿烈,我真的很爱你,可是,可是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,明明,明明你也爱我不是吗?我们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样,我不懂,我顾徇究竟做了什么让你朴灿烈如此恨我,以前我不从不抵抗,都是因为一个字——“爱”,可是现在这个字也毁了我一声,朴灿烈啊,我真的很累了呀,你知不知道我的心,一点一点的被你踩碎,却又因为这个爱字,一点一点恢复,我本以为,过不了多久,我们就能回到过去,可是,是我太傻了,我顾洵……不想再爱你了,我也从不后悔我爱上过你,但我只希望我以后都人生都没有你。
    我离开的那一刻我以为自己解脱了,可是,为什么心脏这个地方还是这么痛呢,我不能再去想了,我不想再想着你了,离开你的无数个日夜,每当午夜梦回,我的梦里,都是你,我是真的想忘掉你啊,可是越想忘记,就越难忘记,如果真的可以,我想时光倒流,回到当初那个美好的时候,我们之间没有隔阂,你依然爱着我,我依然爱着你,可是没有如果。朴灿烈你知不知道当初你对我冷暴力的时候,我的心有多痛,你知不知道我又被你伤害了多深,才对你说我们离婚吧,这五个字仿佛用尽我这毕生的力气。
    朴灿烈,我爱你
  • 鬼樱雪

    鬼樱雪

    19天前

    顾绚,朴灿烈,两人互相相爱,却在错的地点遇见错的人,做了错的事,爱上了不对的人,他们本就不该有结果,顾绚很爱朴灿烈,否则她不会一直等他回头,朴灿烈很爱顾绚,否则他不会拼命想找她,可是,她等了他这么久,他依旧没有回头,他找了她这么久,她依旧没有回来,顾绚爱灿烈,灿烈爱顾绚,可是,在顾绚拼了命的爱朴灿烈的时候,他视若无睹,在她放弃之时,他想要找回她,只不过是因为他知道了真相,而当初所谓的真相,不过是他自以为的真相,现在他知道了,他痛苦,他伤心,他后悔,他懊悔,却依旧没有结果,顾绚不爱他了,不,不是顾绚0不爱他了,而是她顾绚,爱不起了 更伤不起了,她不愿再次这样,自己的一番真心,被人践踏,凭什么?他也是人啊,他们之间没可能了,朴灿烈为什么会来找她,不过是因为知道了真相,你明白了真相,悔过了,可是,你忘了最重要的一点,顾绚却不爱你了,她顾绚也是一个人,一个活生生的人,他朴灿烈凭什么这么对她,你既已不相信我,我又何必强求,别再说你爱我了,朴灿烈,你根本不够爱顾绚,你爱顾绚,没有她爱你深,所以,受伤的,只能是顾绚,爱的更深,伤的越痛,杀人游戏,比于对方就好,也恋爱游戏,驯服对方就好
    顾绚,不在属于灿烈
  • 亲爱的张先森呐

    亲爱的张先森呐

    4天前

    哦妈,给你长评哦~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长评哈!给你啦